坐擁書城——走進北大學者的書房

北大

是一個讓人

安靜做學問的地方

在北大

藏有一處處“精神角落”

是書田開闢出的山海

是大師打理出的桃源

——北大學者的書房


——此刻

融媒體中心向你發起

“思想發生器”共享

一同走進這些精神角落

探祕限定開放的奇妙時空

窺見智慧光火的廣闊洞天

(下文以年齡排序)

愛旅遊,讀閒書的“貪玩”數學家

王詩宬

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數學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數學研究所所長,研究低維拓撲,涉及幾何羣論、不動點、動力系統和代數拓撲等領域。

在數院四樓

有這樣一間四方小屋

裝飾與陳設獨具一格

時間的痕跡處處可尋

一組推拉式黑板

佔據了整面牆壁

任由算式圖像張揚恣意地鋪寫

這是他與學生偶得靈感的暫存處

“學生們愛來我這兒,

我們就在黑板前討論、解題”

書房門板上的

老照片與舊車票

每一份在無聲地講述着

一段行走四方的故事

牆壁上兩張圈點着

密密標記的巨幅地圖

記錄着它們的主人

認識這個世界的足跡

貼近門邊一隅的書櫃裏

既有全英文的數學專業書籍

又有殘破泛黃的文史舊冊

書頁微卷,相映成趣

滿是歲月的洗禮


王詩宬雖為“數學大牛”

平日裏卻也是人文歷史愛好者

愛讀詩,愛讀史

那些上個世紀

六七十年代出版的老書

都是他“不務正業”的收藏


博文廣知的文學作家

曹文軒

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作家,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著有多部文學作品,代表作《草房子》《青銅葵花》,曾獲國際安徒生獎。

站在曹文軒書房的門口

會忽覺自己正面對着的

是一片書海

實木書櫃像赭石色的海潮

浩浩蕩蕩地

從進門的玄關處發端

又層層疊疊地向屋內推進

軒敞的會客廳也變作了書房

房間的兩牆改為制式統一的書櫃

書櫃之高

幾乎與天花板相接

各式書籍滿滿當當地列於其上

直觀地表達着

曹文軒對書籍“滿格”的需要

兒時培養起的

對書籍的喜愛乃至渴求

始終伴隨着曹文軒

“一段時間不讀書,

我就渾身不自在”

這間書房中

不僅包含各類文學著作

“讀書要雜”

要廣泛地吸納各個學科的

知識、方法和思想

是他寫東西、做學問的切真體會

面對失意學生的來信

曹文軒勸慰道:

“無論何時何地,

只要不將書丟掉,

一切皆不會丟掉。”


傳播學科魅力的歷史地理學教授

韓茂莉

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歷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為歷史地理學,教授的本科生課程“中國歷史地理”廣受歡迎。

韓茂莉的房間裏

藏着一座書山

孕育着知識的海洋

歷史地理學科包羅萬象

陳列在書架上的

是她的赤子之心

也是她汲取知識

以育人的思想沃土

博覽羣書

時刻開拓思維

她目光如炬

看透山河背後的學術問題

琢磨地理之中的歷史邏輯

辦公室裏的書籍

是她開墾學術土地的不竭源泉

講台上“中國歷史地理”信手拈來

她眸光一頓

雙眼中緩緩流淌出

山川地理、風物人倫

滋潤台下每一個

朝氣蓬勃、聰敏純真的靈魂

她叫他們“孩子”

而他們報以課後的掌聲

他們説,上韓老師的課——

“課上所得,已受用終身”


推崇網絡書房的藝術史教授

朱青生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國際藝術史學會主席,所教授的《藝術史》課程深受同學們歡迎。

在朱青生的辦公室

你可以透過碧瓦紅窗

看到安置電腦的書桌

與滿牆滿壁的藏書

這是他的閲讀世界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

朱青生在課上強調

他少年時

對圖書館的幻想

一枚小小的儲存器

就是整間圖書館

可供人們隨身攜帶

隨時隨地沉浸自己的書房

當時覺得遙遠的想法

如今已經是現實

在一次參與

公共圖書館開放活動時

朱青生毫不猶豫地

以“網絡閲讀”

作為自己的“書房”

朱青生強調

“一個人一定要閲讀,

既要在當下抓緊

每一個短片時間閲讀,

也要建立自我完整體系結構,

不是多而平移,

每一步都向深入的層次推進。”

而移動終端的存在

儲存基礎書籍

便於隨時進行閲讀

他推崇“網絡書房”

這是在碎片中建立體系結構


愛讀書,更愛藏書的元史研究學者

張帆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中國元史研究會會長,研究廣涉蒙元史、元明官僚政治制度研究、元明政治文化研究等方向。

張帆藏書的區域

並不能稱作是一間“書房”

因為這三萬冊藏書

從玄關到牆壁

從隔斷到桌案

佔據了整個居所

遍佈了屋子各處

與其説是書房

不如説是一個微型圖書館

種類各樣,大小不一

基本史料、研究著作

書籍被“強迫症”的張帆

整整齊齊地碼放在書架上

他甚至還專門為這些書

定製了每層高度不一的書架

從地板到天花板

書籍成為屋裏

斑駁卻意外和諧的背景

張帆四處集齊自幼喜愛的書籍

將書籍和歲月回憶一併珍藏

談及自己的買書心得

他顯得格外自信

以前流行逛書攤

張帆也樂在其中

“看到一本書之後,

我馬上能反應這本書我有沒有,

如果沒有就立刻買下來,

這種情況我80%都不會出錯。”

博士生導師許大齡先生

所贈的珍貴線裝書

他珍重地收入櫃中

因多次翻閲而顯得破舊的《元史》

被牢牢貼上膠帶


藏書、讀書、寫書

這是學術工作者

對書籍的痴心一片

......

在獨屬的一方空間裏

知識俯拾皆是

熠熠生輝

漫步間舀起一勺思想

即刻汲取無盡能量

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